主页 > 汽车 > 正文

离万亿市值就差一口气 宁德时代的时代来了?

2021-01-07 15:07
中国·衡阳建设信息网:

2020年2月3日,春节后开市首日,新冠疫情导致股市全盘飘绿。但凭借拿下特斯拉这个大客户的消息,宁德时代成为“万绿丛中一点红”,股价涨至历史高点137.6元,市值突破3000亿元。

一年过后,宁德时代再次给投资者带来了“完美开局”。

2021年开市第一天,宁德时代股价突破400元大关,市值站上9000亿元。截至1月6日,宁德时代股价报收406.77元,在过去一年间涨幅超274.9%,市值达到9413.40亿元,跃居整个深交所上市企业第二名,仅次于五粮液,距离万亿市值也只差一口气。

宁德时代,特斯拉,电池,宁德时代,市值

来源:Google财经

2018年6月11日,宁德时代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,每股发行价为25.14元。6月12日,宁德时代开盘首日,股价大涨44%,每股报收36.2元,总市值达786.42亿元。不到三年的时间,宁德时代的股价较发行价翻了15倍,市值涨了10倍多。

从大盘来看,特斯拉Model Y在1月1日上市的消息引爆A股概念股,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概念股同步爆发。另一方面,宁德时代股价上涨的影响因素,还包括其在2020年年底官宣斥资近390亿元投建三个电池制造基地的消息。

当然,撑起宁德时代近万亿市值的,远不止这些。

市值超越中石油,宁德时代的魔幻2020

2020年是魔幻的,宁德时代的2020年尤其魔幻。2020年12月,这家成立不足10年、上市不足3年的电池研发制造公司,市值一举超越中国石油,被外界解读为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宁德时代,特斯拉,电池,宁德时代,市值

来源:Google财经

追溯历史,宁德时代在业界的好运,和2015年工信部发布的《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》脱不了关系,后者和陆续公布的四批符合《规范条件》企业名录被称作动力电池“白名单”。彼时宁德时代位列“白名单”首批企业之首,风光无限。

但随着2019年6月“白名单”被正式废止,宁德时代和其它所有玩家一样,都必须去市场凭本事抢食。而拿下行业领头羊特斯拉的订单显得尤为重要。

2020年2月3日,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,就此搭上了特斯拉Model 3国产化的顺风车。“随着上海工厂Model 3和Model Y的国产化率提升,进入了供应商体系的宁德时代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。”东方证券投行分析师梁晨对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分析称。

特斯拉之所以选择宁德时代,成本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。“马斯克天天将成本问题挂在嘴边。”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此前在采访中说到,“我对他说会解决电池的成本问题,让他不要担心。”

国外分析机构Bernstein称,中国制造特斯拉Model 3搭载宁德时代更小巧、更便宜的磷酸铁锂电池之后,每辆汽车的制造成本将下降600至1200美元(约合人民币4200至8400元)。

得益于电池成本的下降,国产Model 3也帮助特斯拉收割了更多的市场份额。2020年,特斯拉在全球累计交付499550辆电动车,其中特斯拉中国区表现亮眼,据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0年1-11月,国产Model 3在中国累计销量突破11万辆。

抱紧特斯拉的同时,宁德时代又和奔驰、本田签下大单。加上宝马、大众、丰田、现代等,目前全球电动汽车领域,几乎所有头部车企都在宁德时代的下游驻扎。

不断斩获订单的宁德时代,急需打破维持产能天花板。2020年,宁德时代同步大举扩产。

2020年2月和7月,宁德时代先后斥资100亿元和197亿元扩张产能。未来2-4年,随着上述两个项目达产,中金公司预测,宁德时代将合计新增产能约120-150GWh,这个数字超过了2019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的总和(115.21GWh)。

此外,为了进一步降低电池成本,宁德时代正在希望用镍、锰元素替代电池原材料中成本较高的钴。为此,宁德时代在2020年12月也宣布在全球第一镍生产和出口国印尼,投资50亿美元兴建一座电池工厂,该工厂有望在2024年正式投产。

宁德时代,特斯拉,电池,宁德时代,市值

宁德时代2020年大事记 制图:未来汽车日报

勉强夺回“铁王座”,股价疯涨背后的隐忧

市值被宁德时代远远甩在身后的不止中石油,还有一众中外车企。

截至目前,宁德时代的市值(约9143亿元人民币)已经超过大众集团(约6354亿元人民币)、比亚迪(约5458亿元人民币),甚至超过了长城汽车、上汽集团、吉利汽车、长安汽车这四家中国头部车企市值总和(共约8961.2亿元人民币)。

被一家上游动力电池企业在市值方面碾压,车企们可能并不喜欢这个资本故事。近年来,汽车业掀起的新能源革命,让身处其中的汽车公司们意识到这关乎利益的再分配,谁都想未来掌握更多的话语权。

而在行业洗牌的过程中,被新能源汽车“带飞”的宁德时代,也不再是车企们唯一的选择。

宁德时代的“伯乐”华晨宝马,2020年7月选择了亿纬锂能;大众2020年豪掷11亿欧元入股国轩高科,又选定万向一二三作为供应商;奔驰也投入千万欧元入股孚能科技。

订单被分食,宁德时代的“铁王座”也在2020年开始被撼动。

据韩国能源市场分析公司SNE Research数据统计,2020年1-11月,宁德时代全球电动汽车电池的累计装机量为28.1GWh,以24.2%的市场份额夺冠,同期LG新能源(原LG化学)装机量为26.4GWh,以22.6%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二。

但此前,宁德时代的优势曾一度被赶超。2020年3月,LG化学首次实现全年累计装机量全球第一的目标,直到8月始终领跑。

这样的竞争局面反映了宁德时代在海外市场拓展不足的短板。2020年,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迅猛,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滑44%的时候,欧洲市场经历了同比52%的增长。

彩神-首页